美元对人民币汇率 兴业研究:2018年人民币汇率怎么看?

2018-03-06 11:27:03来源:瞄股网综合作者:小爱

emcbet易倍登录网址 www.hkzhairen.com 瞄股网行情中心(http://www.hkzhairen.com/quotes/):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图表:

今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表
当前汇率 6.3409
美元 100
人民币 634.0900
Tips:100美元兑换634.0900人民币
汇率更新时间:2018-3-6 11:26:59

  鲁政委|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公司副总裁

  吴学保|现任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汇率避险业务负责人

  张峻滔|现任兴业研究外汇商品分析师

  鲁政委:

  各位兴研说的观众朋友,大家新年好!我是鲁政委。非常高兴有机会主持第一期《政委世界观》。我以前都是被人主持,今天终于可以主持一次节目,这样使我感到放松。首先,来介绍一下第一位嘉宾,兴业经济研究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宏观研究部汇率商品研究团队的张峻滔。

  张峻滔: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大家在这个无序波动的外汇市场里,在新的一年里能把握自己的趋势,也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够赚得盆满钵满,业绩长红。

  鲁政委:

  我们的第二位嘉宾非常重要,是我们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汇率避险业务的负责人吴学保。

  吴学保:

  各位兴研说的观众朋友们新年好。今天是我第一次跟我的偶像首席一同参加《政委世界观》。不同于以往的是,今天首席是作为主持人,我作为被采访嘉宾。

  鲁政委:

  最近市场上最令人关注的事情,当属美元突然变得非常疲软,从特朗普当选时的104到现在跌破了90。而且该现象发生在美国经济出色运行且美联储加息的过程当中。按照以往的经验,市场加息,美元就会升值。但现在美国经济这么好,越加息美元却越往下掉,请张峻滔给我们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张峻滔:

  这其实可能是很多人现在不太理解的一点。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经济欣欣向荣,而美元却变得很弱?尤记17年初,市场的一致预期还是看多美元(当时美元接近104的大关),当时市场很多人觉得会到108、110、甚至120,但我们看到其实最后并未达到104这个关口。在104之后,美元急转直下。我们看到在过去的一年当中,其实美国的经济数据表现得非常稳健,不管是经济增长、通胀,还是失业率,都未让市场失望。虽然过程一波三折,但特朗普的税改如期落地。那为什么美元突然之间就从一个高点如自由落体一般掉落了下来。我们r认为这是外汇市场的一个特点,即外汇市场是一个由预期和市场情绪驱动的市场。在过去几年的强势美元周期中,最重要的驱动美元的因素在于货币政策的分化。

  在过去几年中,美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且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是全球一家独紧。当时欧央行、英国央行和日本央行等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都处在货币宽松的周期里。而美联储则率先开启了全球的加息周期。因此,伴随着美国的货币政策和非美货币政策间的分化,当时市场预期美元走强。但我们看到17年该现象发生了变化。在17年初,我们看到欧央行率先释放了比较鹰派的信号,暗示了市场可能会在17年调整货币政策的前瞻指引,意味着欧央行可能会逐渐进入货币政策正?;墓斓?。伴随着欧央行紧缩信号的出现,我们很快又看到了英国央行在17年大超市场预期进行了一次加息;而加拿大央行更是超市场预期进行了两次加息。到了18年初,我们看到此前被大家认为货币政策最宽松的日本央行,也被认为是最不可能退出货币政策宽松的一个央行,在18年初,也放松了它的货币政策。日央行在18年初宣布缩减十年期以上国债的购买规模。所以,从当前时点回顾,整个市场的预期较去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大家都觉得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一家独紧,但到了18年,我们更多期待着在欧央行的带领下,包括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甚至是非??硭傻娜毡狙胄械仍谀诘木锰宥寄苤鸾プ呦蚪羲?。在这种预期的驱动之下,过去驱动美元的货币政策分化也将不复存在。

  鲁政委:

  也就是说美元的疲软不是因为美国不行!

  张峻滔:

  对!

  鲁政委:

  而是因为现在其他国家已经很行了。也就是其他经济体,也已经在货币政策收紧的路上向美联储不断地靠近。因此,在此相形下,美元的汇率就被比了下来。那这是否意味着其实你今年很看好这个日元和欧元的升值的前景呢?

  张峻滔:

  我们还是非??春门吩腿赵?。因为我们看到虽然现在欧元汇率升得很多,欧央行对汇率的波动也有担心,但欧央行到现在尚未明确退出宽松的时点。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13年、14年美联储刚刚宣布退出QE时,美元表现强劲。据此,我觉得欧元升值可能才刚刚开始。

  鲁政委:

  对。所以现在它是否退出其实并不重要。知道经济表现好,市场会预期越来越接近要退出的时点。所以,是否退出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预期你会退出是吗?

  张峻滔:

  对,日元其实是一个更加有故事可讲的货币。它到现在仍采取非??硭傻恼?。因此,它能给我们带来的想象空间也较欧元更大。因此,我们也非??春萌赵?。

  鲁政委:

  伴随着美元的走软,人民币最近变得很强。那是不是说这一轮人民币的走强单纯只是因为美元的走软。是不是意味着人民币在全球已经成为广受追捧的非常安全的货币了?

  张峻滔:

  人民币的问题,其实我觉得还挺复杂的??赡苄枰然岫偾胛庾芤黄鹄捶窒硪幌率挡俚木?。我觉得不止是人民币汇率,所有汇率都应是内外两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外因方面,刚刚我们鲁首席提到了美元的走弱。所以,在当前美元和人民币双边汇率仍跟随美元指数波动的情况下,美元指数的走弱必然带来人民币的升值。从国内来看,我觉得整个市场预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记得去年,当人民币贬值到了6.96时,整个市场还是比较恐慌的。但到了今年,从6.96下来,然后逐步到6.8、6.7,人民币不断地升值。但其实市场的预期也在不断变化。从去年的单边贬值预期,到现在我们认为是一个不管是看多人民币,还是看空人民币,整个预期都比较均衡的状态。此外,市场在情绪上还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认为整个市场参与者也和去年很不一样。去年可能更多人愿意购汇而非结汇。在单边预期驱动之下,总觉得越晚结汇越好。但到了今年,其实我们发现,好像是反而出现了一种结汇的踩踏。在人民币的升值趋势下,整个结汇盘都始料不及,纷纷地开始结汇。很多需要结汇的企业和个人一直在等高点,结果都在不断地错过高点,所以到后来可能就越来越慌。

  鲁政委:

  你说贬值有恐惧,我发现升值也有恐惧。是吧!

  张峻滔:

  他就会越来越慌!

  鲁政委:

  学保在你接触的很多企业的客户里面,感受到了恐惧了吗?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吴学保:

  其实刚才张峻滔分享的,我的感受也挺明显。即这一拨为什么升得这么猛烈,或者升得这么凌厉。我觉得这是一个心态,加一个趋势的事件驱动。怎么讲?就是说,去年的时候大家都很恐慌。去年整个过程中,我想结,但我又不想结。今年实际上还是面临这个问题,我想结,但还是不想结。为什么不同的市场这个结论是一样的。

  鲁政委:

  那他想结的原因是什么?不想接结的原因是什么呢?

  吴学保:

  为什么想结又不想结?就是因为在这一波人民币升值之后的点位上,到底是我觉得我之前所采取的资产和负债布局错了,我要重新调整?;故撬滴揖醯没故嵌缘?,只不过现在市场是无序的,我不调整。

  鲁政委:

  曾经有一个很好的价格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抓住。

  吴学保:

  没有抓住,但是我资产已然摆布了。那现在就问题出来了。我要不要调整我这样的资产结构?我一旦调整,我自己内部,我怎么交代的问题。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调整?未来能不能再回到我所期望的那种状态?

  鲁政委:

  好!所以呢?张峻滔你能不能给大家说说这个人民币还要升多久,还会这个升破前期的新高吗?这种可能性有吗?

  张峻滔:

  我觉得如果我们抛弃固有的成见,我们觉得好像6.0是个铁底。

  鲁政委:

  你是铁哥,老喜欢看铁底,哪有什么铁底呀,对吧!

  张峻滔:

  我们觉得市场没有所谓的铁底,信仰都是用来被打破的,所以我觉得6.0是铁底,或者觉得6.20是铁底这种信仰,很可能在今年会被打破。因为我们觉得,在现在这种美元中期的看跌趋势非常明确,且如果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机制没有发生一个很大变化的情况下,随着今年美元指数逐步地走弱,我们很可能看到人民币不断创造新高。

  鲁政委:

  为什么这些机制不会被打破呢?这个机制说不定也会被打破?;凭褪怯美幢淮蚱频?,就像你这个底或者记录也是用来被打破的。你觉得未来会有这个上帝之手突然出现,再拍一拍它的肩膀吗?

  张峻滔:

  对。不过我觉得近期从直观感觉上来讲,我们觉得这个上帝之手的出现可能暂时还需要等待,而且我觉得在未来上帝之手出现的概率也应该是越来越小的。

  鲁政委:

  那上帝之手按什么规则来摆布这个市场呢?你凭什么说它出现的概率越来越???以前在关键的时刻,上帝之手都出现了?为什么这一次不会出现呢?

  张峻滔:

  从去年开始美元指数开始下滑,人民币开始横盘震荡。我们看到当时人民币单边的贬值预期还在。其实当时美元指数明明已经见顶了,但我们人民币就是不升值。当时还是被这种单边预期所驱动。那随后,我们看到我们中国的央行在汇率机制当中加了一个逆周期因子,就改变了对人民币易贬难升的固有预期。逆周期因子的本意是什么?就是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符合中美基本面的一个变化。所以你不能够在中国经济比较稳健的时候,对人民币有一种非常强烈和恐慌的贬值预期。那么我们看到,在今年开始升值之后,很多人误解逆周期因子,认为美元贬的时候,人民币升一阵子,而逆周期因子要发挥作用,让人民币再贬。我觉得这种预期其实就不太对,不太符合逆周期因子的一个本意。我想逆周期因子的本意是要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程度。那现在我们所谓的市场化可能更多的是美元兑人民币的双边汇率要跟着美元指数波动。而不是说因为市场上固有的单边升值或者贬值的预期,而使得双边汇率背离了美元指数。就是不要出现像17年初的那种情况。

  鲁政委: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现在中国经济L型!中央说要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合理均衡水平也基本稳定。那是不是这人民币汇率也是L型?关键是这个L型是什么L型?你说的这个双边汇率跟着美元指数反方向走。现在美元贬值,所以双边汇率下人民币升值。那我听起来,好像就是说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也就是人民币有效汇率似乎应该相对比较稳定才对,是这个意思吗?

  张峻滔:

  对!我们发现这是从17年下半年开始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就是我们看到其实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也就是说我们用这个有效汇率来衡量的话,其实它还是很稳定的。我们看到其实它基本上是在一个比较稳定的区间范围内。而且更有趣的一点是,我们如果来算一下,其实从18年1月到17年1月这一年的时间里面这个有效汇率,三个人民币指数(CFETS人民币指数、SDR篮子人民币指数和BIS人民币指数)在这一年后,整个变化的幅度不到百分之一。

  鲁政委:

  其实你是因为又重新算到2018年。最有意思的,如果你算的2017年末外汇交易中心的指数,如果只保留一位小数点几乎就是零。同比是零变化,没有变化,那这就意味着其实。哎!我们怀疑这个上帝之手,它拨动这个世界旋转的这个所谓的参照,就是要看外汇交易中心的这个指数是不是就基本上让它稳定,就是这么个意思?是吧!那如果这样,我觉得对于2018年的人民币的汇率,我们不要谈得太远,你有什么期待?

  张峻滔:

  2018年我的期待是,能够看到一个更加市场化的人民币的汇率。过去人民币是单边走,那现在感觉好像今年又是一个单边走,感觉过去两年是单边贬值,今天怎么变成单边升值了,还是一种单边走。但其实我们觉得今年人民币看起来像一个单边升值的趋势,其实反而比过去更加市场化。因为我们看到其实这和美元指数的持续性的下跌是相对应的。那么我们觉得未来能够看到的双向波动,其实就应该是随着全球汇市的波动而出现的一个波动。而不是说像我们有时会和别人交流时,说到双向波动,有人就认为是人民币应该升值一个月,贬值一个月,不要让看多人民币的人一直赔钱,也不要让看空人民币的人一直赔钱。

  鲁政委:

  风水轮流转!

  张峻滔:

  有人总觉得好像是人民币升一个月贬一个月,这叫做双向波动。但我们觉得真正的双向波动就说要随着整个全球汇市而波动。所以我们认为这应该是我们最期待的。

  鲁政委:

  我知道了,其实张峻滔说的我都听懂了。我最怕听到市场化,就是市场化叫什么,叫搞不清,是吧!

  吴学保:

  那现在能搞得清吗?

  鲁政委:

  峻滔刚才讲到市场化,市场化我刚才其实开玩笑说就是搞不清楚。那如果搞不清之后呢?我们的企业该如何有效地应对汇率风险呢?哎!这个请学保来谈一谈。

  吴学保:

  对,其实叫市场搞不清。我觉得市场永远是很难让人搞得清的。但现在很多企业包括我们,我也跟很多企业聊过,大家都想搞得清。然后每次我去见一个企业朋友,他都问我你觉得汇率接下来会怎么办?我说,如果我搞得清其实我就不用来了。

  鲁政委:

  如果你搞不清,你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吴学保:

  对!首席这个问题,很尖锐??!如果我既然搞不清楚为什么我来?其实我们去买房子的时候,你们会问房产中介,房子涨还是跌。房产中介他会说:“不知道,你买不买?!彼永床换嵛誓?,你对这一片怎么看?你去了,你的观点就已经出现了。这种观点有些时候可能根据市场,但我认为,我走了很多市场之后我觉得你的观点应该根据你的风控的理念去变。你的内部,你的资产负债的布局,以及因为这样的布局会对你的风险你能不能承受。去年我也买了美元。那现在对我来说就面临问题了,但我不考虑。为什么?因为我买完之后,我是需要??赡芪倚枰龉ネ?,那我还考虑什么?而且对我来说,这个资产摆布,只占了我资产的不到百分之一。所以我从来不会问我们的首席,明年或是18年,我们整个汇率应该怎么走。但是为什么往往企业会问?因为大家很关注,想通过掌握这种汇率观点,而对我企业的汇率的风险管理有帮助。

  鲁政委:

  我这么理解是否正确。是不是说企业由于前几年我们人民币其实对美元汇率更多出现的是单向的趋势。要么升,要么贬。如果我猜对了,其实我今年就会挣不少钱。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这种心态,去希望说。哎!我能够问问你,把这个搞清楚。搞清楚呢,然后如果是升的,那我就赌升的方面:如果是贬,我就赌贬的方面,最后多挣点钱。是这个意思吗?

  吴学保:

  是这个意思。就像以前有很清晰的观点。因为当时我们是说那个811之前,单边市。只要你采用外币负债都能赚钱,而且可能赚得还超过主营。所以也带来了很多种合规的困难,包括一些套利等等。然后811之后大家说又很明显,只要你晚结都能赚钱。不结汇嘛!但现在问题出来了。这一波又突然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大家想是不是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状态?我的资产尽量人民币化,负债尽量外币化,那如果再反过来怎么办?

  鲁政委:

  好像我觉得从目前我们外币债的总量数据统计好像有这苗头。

  吴学保:

  有这样的趋势。但我实际上从我做这么多年的汇率风险管控来看,从我们这些企业真正应用这些产品来看,我们觉得不应该利用我自己的资产负债表检验对市场的判断。我不应该依靠判断市场,来进行获利或者亏损。而应该说我的企业做什么,我的资产负债应该怎么摆。

  鲁政委:

  其实我把你说的通俗化一下!也就是说你做为一个企业。你主要是做实业的吗?

  吴学保:

  实业的。

  鲁政委:

  你如果你能把这个汇率猜得清楚,我就觉得你这个实业就不用干了,你直接来炒汇,是吧!

  吴学保:

  直接做我们银行交易员就完了。

  鲁政委:

  对呀!如果这样,你可能比做实业挣的钱还多嘛,是吧!

  张峻滔:

  更多。

  鲁政委:

  那既然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就是以你可以接受的财务成本,固定的财务成本,锁定这个汇率风险,然后你就专注去做你的主业就好了,是吧!所以我自己就经常把这件事儿比喻成什么呢?就像买交强险。你不要去猜说今天我开车会不会出车祸?你猜这个恐怕永远搞不清,然后管他三七二十一把这个交强险一买,然后我就开车上路了。这如果今年没出事故,我觉得ok!我也没觉得我这个交强险算是白交了。好像我丢了几千块钱,是吧!对,如果万一出事了,那反正有保险公司给我赔。万一哪次事出的比较大,赔不起人家的钱,影响了我的生活,影响了受害人的生活,是吧!

  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汇率风险管理最重要的一个理念。我最近看到媒体的报道,这个报道我总觉得怎么看,怎么不是个味儿!我觉得记者也没想清楚。他说,因为企业做了很多避险,现在还亏了是因为猜错方向了,亏了。说他到年末了,都要向领导述职的时候谢罪,就是说你为什么搞亏了,今天领导要追责。如果是这样那我猜就有两种情况,一种他这个避险不是真避险,他就是指望靠赌方向来挣钱的,他是种交易。第二个呢,就是领导的思想有问题,他就指望要靠这个来挣钱。那我就想如果是这样,我觉得这样的企业恐怕汇率避险永远做不成。是吧!还是要摆正这个思想,摆端正态度,这样才对,是吧!

  吴学保:

  就像你刚才说的,如果买了交强险,就希望老是发生车祸,希望赔,那这里面肯定不对。有些人说我买了交强险我不发生事故,那我白买了嘛,肯定更不对。

  鲁政委:

  对,是的。现在人民币汇率的这个走势,就是升值。我们不敢猜顶啊,然后这个贬值我们不敢猜底。这样的情况下,所以讲市场化这个云遮雾罩。然后,企业我们应该怎么样管理自己的汇率风险?你刚才讲了一些理念,理念是理念啊,碰到具体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你能不能给我们举几种最可能的情景,让我们知道该怎么办。

  吴学保:

  对,刚才我们首席提了一个很具体的问题。就是我既然知道了,我心态摆对了,那接下来我应该怎么操作?实际上,我当时应该是15年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有提了几个具体的建议。第一个,我们说应该企业本身,特别从董事会到管理层,要建立针对汇率风险管理一套科学的一个财务成本测算框架。再直白一点,我有资产,我一直收美元,那我想我应该以什么样的价格是我能接受的结汇汇率。就跟我买房子一样,我有一个心理价位,我喜欢这一片学区房,我是三百万能接受,还是五百万能接受。这是我的成本。只有这个成本价位之后,接下来我看。比如半年之内,如果我让我比我现在汇率更高的价格结汇,我是不是可以来保证我的利润?所以这是第一个成本的汇率很重要。那怎么样确定成本的汇率,很关键。实务中有两个,一个是根据我们现在这种账期或我们这种资产,未来什么时候变,要处置、或者什么时候会变换另外一种币种,决定了我们叫远期汇率?;褂幸恢?,什么,假想的这种预期汇率,我们建议这样的远期汇率来作为这样的成本汇率测算。假设资产,那我就六个月之后或者是未来我资产什么时候变化成另外的币种,比如人民币。

  鲁政委:

  我觉得,你这个还是有点虚??!我们现在问一种比较现实的。比如说,未来,如果按照他说的,这个美元它真的进入这个漫漫熊途了!好,那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呢?看来再升了一时半会儿还不一定停的了。那在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样来管理我的汇率风险?

  吴学保:

  好。比如说我现在结汇,我现在手上就是美元,我未来要变成人民币,我需要,实需嘛!我需要支付人民币。你三个月、六个月,还是一年,你比如说我三个月之后需要,那我们现在正常的三个月远期价格,比如说我们三个月远期价格是6.35。这就我的成本汇率。如果我向银行推出的方案让你能达到,至少能达到这个价格你就可以选择避险。锁定6.35结汇,而不应该担心未来可能三个月之后按照这个6.35,万一人民币稍微的有一个汇率的市场变动,变成6.4了。你不能说,我当时我怎么脑袋抽了,我怎么会跟银行签一个锁定6.35的价格。

  鲁政委:

  好,我明白你说的这个意思了。这个就像是说,你现在是买一套你要住的房子,你现在只要觉得现在问这一块什么价钱?我买得起,好买了,管它涨了跌了跟你没关系。反正这房子也卖不了了,自己要住,是吧!

  吴学保:

  你不能说我现在买了,到时候万一跌了说我脑袋抽了为什么买房子。但你千万别忘记你是需要这个房子。

  鲁政委:

  那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我们过去遇到的情况,如果这个真的它贬下去了,它又回来,是吧,因为美元突然升值,我们又贬回来了。就是对于这种呢,就说所谓震荡的这种人民币汇率有没有好一点的方法?

  吴学保:

  对常规的做汇率避险包括买房都是两种心态。第一个就说,我现在完全锁定。第二种就是我愿意现在付一点保费,就像交强险。来获得万一朝我方向有利的时候,我拿更好的收益。比如说我刚才说三个月之后结汇,其实我现在可以付一个,比如说付100 pips,我买一个三个月之后在6.35以上结汇的价格。

  鲁政委:

  你就是买一个期权。

  吴学保:

  买个期权。当然还有一种就是我卖个期权先收个费用,但是我锁定我的最高结汇价格。这就理念,买一个期权是我要起初付成本的。

  张峻滔:

  你说的意思是企业也可以卖期权。

  吴学保:

  也可以。就说你愿意是当初付你一定的成本,还是未来,当你的收益达到你的或者超额达到你要求的时候,愿意少赚一点,支付一定的额外收益。那保险利润很简单。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坐飞机的时候延误的时候,当时有一个保险给我说。

  鲁政委:

  延误险??!

  吴学保:

  出三十块钱。延误险,两百块钱,这是一种方案。先付三十块钱延误两小时给你两百块。我说这样,我当时给一个保险公司建议:两百块,如果出问题了之后,我不给你两百块,延误了,我给你一百五十块钱。前期不需要你付钱。一但延误我只给你一百五,比刚才所说两百少了。

  鲁政委:

  你等于说你相当于拿五十块钱买了一个延误险,是吧!

  吴学保:

  没有,但是有个前提就是一旦延误你必须坐我的飞机,你不能退票。最后我免费送了你一个,一旦延误就给你一百五。但是加了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坐我的飞机。就加了个条件。让你,本来有人说,我本来延误了给你两百,但是我又少获得一点。

  鲁政委:

  但是其实你也没损失,你表面上听说都延误了,你还坐我的飞机,话说回来你都已经知道你延误了反正你也没走对吧!你还得坐飞机对吧!

  吴学保:

  那我失去了一点灵活性,比如刚才说的6.35结汇,我给你说市场价变成6.3以上,我让你按照6.4价格结汇。但你想没损伤啊,我本来就说结6.35我都同意,为什么6.4不行啊。但市场价没有达到6.35,你可能只按照市场价格,比如说我再给你点优惠。

  鲁政委:

  对,有这个很重要的是,它虽然商定的价格不是市场价格,但是呢,这其实已经表明这是企业所能够承受的一个财务成本。是吧!其实控制住了他的最大的损失。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那当然对于这个金融机构来说,它其实跟市场这个中间的这个差呢,是它来管理它的这个风险所付出的一个成本。所以你帮助企业来管理这个风险,所以你需要获得这个收益。否则的话,就像我们讲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吧。好!你讲的这个企业就是这样的方法。那现在大家总在想,那我们作为个人,现在人民币汇率如果升到前期的高点附近,我是不是要这个冲进去配点美元?

  吴学保:

  对,因为我也是个人,从我的整个资产配置角度来看,因为中国的外汇讲究实需原则,实际上我们相信我们中国是强大的。

  鲁政委:

  但是实需原则好像中间有一条,说你购汇,购汇是用于什么,用于储蓄,好像就有这么一个选项,我记得。

  吴学保:

  我们一般是说,根据你未来的支付行为决定你要不要配置美元资产。而不是纯粹从投资角度,我不建议我们觉得中国,我个人觉得中国还是很强大的。特别是这个汇率双向波动之后。实际上因为还有一个最大问题就是,现在国内的人民币资产收益或者理财投资收益要远高于美元的投资收益。所以我觉得从综合看不一定合适。

  鲁政委:

  对,我觉得其实在这个中间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讲到的,按照我们的外汇管理政策,你如果没有实需而购买美元,其实就是说可能存在一种虚假购汇的风险,是吧!那其实第二个问题,我假定说这个问题不存在。那你行不行呢?即便是这个问题解决了,你还会有第二个问题。那你现在人民币升到这么多,你买的这个美元之后,美元的收益很低,比如说只有百分之二左右。是吧!可是你人民币,你的理财产品,可以有百分之五多,那好不容易升了半天,也才升了百分之十,是吧!但是你人民币,其实你的投资收益到百分之十左右的机会要比你美元,就是说,等这么长时间获得百分之十的机会要多得多,是这个意思吧!而且特别的,你对国内也比较熟,你很多持有国内资产,你能够了解它的基础资产,你也能知道它可能的风险,但是美元的很多资产,其实你自己不太好把握,对吧就是这个问题。

  吴学保:

  第一个你需不需美元,第二个你买好美元之后你怎么对这笔资产进行管理。实际上现在国内人民币的整个资产管理手段是比较多的,但美元少。

  鲁政委:

  好!这是你对居民的一点,但是我想呢,春节之后,现在有不少城市的家庭都有小孩在国外上学.那从现在来讲,我觉得一般大家去的比较多的,除了美国,还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欧洲,比如英国。这个我们应该什么时候买一点什么货币或对这几种币种,你给大家有什么简要的建议吗?这就相当于春节期间顺便给大家发一个小红包,好吧!

  张峻滔:

  我觉得就是对于这种,其实这也是一种实需原则。就是如果你的孩子需要去留学或者你自己要旅游,你不可能等。就是我到这个时间我就在用这个钱,我们不可能因为我觉得最近人民币价格不太好,换美元有点贵,或是换欧元换英镑有点贵,我就不换了,我就一直等,等一个市场的低点。那这个你就违背了一个实需原则。所以我们觉得就是,在你的实需原则的情况下,以这个为一个大前提,在一个合理的时间范围内去找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我觉得可能对于个人来讲,其实很难摆脱那种我一定要去抄个底或者我一定要逃个顶这种心态。但我们要知道,其实这个市场是一个未知的市场,没有人知道明天的价格会开在哪里。所以你如果要购汇的话呢,我们觉得可能你只能在这个时间段内找一个相对低的价格,而不要去想着我要去买一个绝对低的价格。

  鲁政委:

  好!那在2018年,我要是买澳大利亚元,我找一个什么时点?

  张峻滔:

  我们觉得,对于澳元,然后包括欧元、加元这些发达经济体的这些非美货币来讲,我们觉得如果在今年有实需的话,我们觉得购汇宜早不宜迟。首先我们讲一下,留学可能比较多的欧洲,然后,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是我们中国比较热门的一些留学目的地。我们看到这几个货币现在升值的趋势都非常的明显。我刚刚有讲到,欧元的升值可能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很大想象空间。那么澳元的话呢,我们看到,可能相对属于慢一点的。因为我们现在看澳元,其央行的货币政策还没有一个非常明确要加息的倾向。但我们看到澳洲这个国家也比较特殊,不仅我们中国留学的人多,在这买房的人也多。而且澳洲跟我们中国的进出口贸易也很多。所以澳洲其实是一个跟中国经济联系非常紧密的经济体。所以当中国经济现在表现出很强的韧性之后,其实现在全球都很看好澳洲经济的复苏。也同时很看好澳洲联储能够在今年有加息的行动。所以我们觉得一旦这个预期起来的话,澳元也会有很大的升值空间。然后加元的话,加息都已经加了两次了。那今年很可能还会继续再加息。所以我们觉得这几个热门的留学目的地的货币宜比较早的购汇。而不要就是一直去拖,去等待一个觉得最近价格不好我要一个更低的价格。那你可能会发现你在不断地错过更低的价格。

  吴学保:

  其实我想补充一下,如果你实际确实因为你需要,我觉得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因为什么啊,因为其是从汇率的波动跟整个的国内的资产价格波动,那完全不成比例的。最简单的就是比如说我今年一年我买了一个产品,或者炒股票,我的收益百分之十。那为什么我要及早的,需要全额资金去买我的外汇呢,是不是。我未来假设半年之后,我确实需要澳元,但是我现在就牺牲百分之十的收益呀!

  鲁政委:

  对,我觉得他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张峻滔:

  这个问题很好,我觉得确实是如果我们从一个资产配置这个投资回报角度来讲的话。好像这样是有点得不偿失。确实如果我很早去购汇的话,可能机会成本比较高,损失了很多国内投资很好的机会,我觉得这确实也是在购汇的时候需要考虑的一点,就是怎么样去合理地配置自己的一个本外币的资产。但我们觉得,可能能够把孩子送到国外去持续留学的,应该购汇这部分可能在整个资产配置当中比较少。

  鲁政委:

  那你不能这么想啊,那好歹也是钱??!是吧!

  吴学保:

  那我们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购不就完了。

  鲁政委:

  所以我觉得你们刚才讨论的只是一件事,就汇率的确是太复杂了。不仅涉及到这个双边汇率,也就是说本币对美元的汇率?;股婕暗剿滴颐翘致鄣幕懵适遣皇嵌砸焕鹤踊醣揖褪谴蠹乙桓鲅趺平杏行Щ懵?。是吧!然后有效汇率,还有一摞摞的有效汇率。什么外汇交易中心的有效汇率,国际清算银行的有效汇率,SDR的有效汇率,也就是特别提款权的那一篮子的有效汇率,是吧!然后你如果讲到这个投资的时候,你还会发现,这个不仅有这个汇率在中间的这个汇率的变动,还有本国资产的收益率、还有外国资产的收益率。哎呀,所以确实,汇率这事儿,它既抽象又具体又复杂,所以汇率真正能搞懂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所以这一期节目,我觉你还是值得看。

  鲁政委:

  既然这么复杂,其实学保在外汇市场上已经多年,见过很多诡异的状态,你有没有什么心得和秘籍传授给大家?

  吴学保:

  对,因为今天来,今天好不容易参加我们这个鲁政委世界观的第一期,所以我应该要把我的一些秘籍告诉大家:第一句,企业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对汇率风险的管理体系。第二,企业要根据我们自身的现金流财务成本进行合理的选择进行汇率避险。第三,我们企业选择这种避险的行为,实际上根据自身,刚才我们首席说到的由自身的整个的体量,而不应该过度避险。这也就是说,有些媒体说亏了,他可能过量了,不是根据他的实需。最后,非常重要。一个理性的企业的对汇率风险的决策主体,一定不能有小散的心态,一定要根据企业未来整体的现金流来把握情况,然后利用合理的金融衍生工具来进行对冲。而不是以裸奔的心态,以小散的心态去检验自己。利用企业本身的现金流,检验对外汇市场的观点。最后通过这种检验,某一天我赚取收益了,我很开心。某一天少赚了或者亏了,很不开心。我觉得心态很重要。我相信中国的外汇市场,目前还很小,未来会很大。谢谢!

  鲁政委:

  看来这个葵花宝典总是很玄虚的,也很高妙,所以还需要大家在实践当中不断地去体会,然后才能领会到这个保哥的宝典。

  吴学保:

  好,谢谢!

  鲁政委:

  刚才学保给了我们宝典。这个铁柱啊,你有什么宝典?

  张峻滔:

  刚刚这个学保讲的非常的佛系。那我自己研究外汇市场的经验来看的话,其实就是个人在市场中很容易陷入一种线性的思维,那其实有点像刚才讲的这个散户的心态,很容易追涨杀跌。人很难预见到一个市场的趋势,或者事件发展的一个拐点,所以我觉得呢,面对汇率市场永远要心存敬畏,不要去猜测市场,因为我们在市场面前都是非常渺小的,所以我们就是该做避险的还是要做避险。不要试图蚍蜉撼大树,以自己这种非常虚妄的想法去对抗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几万亿美元的一个市场。

  鲁政委:

  懂了,他是佛系,你是道系。道法自然。

快速索引: